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拖拉机械

信息社会提出的挑战一

2021-08-18 来源:茂名农业机械网

信息社会提出的挑战(一)

1867年7月1日,也就是第一条电报线在欧洲和北美铺设后的第10年,Thurnund Taxis王朝以极低的价格把它的整个邮政机构出售给普鲁士政府。仅仅在20年后,第一个电话网络在世界主要的城市之间建立,与之相伴的是西方文化消亡的警告及对社会价值观被毁的担忧。这个世界看来就要分崩离析。这些难道没让你想起什么吗?诸如‘WWW’类似的流行语引进你的脑海?或者像网络报纸一样,令你想人非非?正如许多年前电报引起许多人大量的遐想一样,今天我们每个人都在谈论数码化。近年来,还没有哪个词像数码化那样被滥用,并且常被用来支援各种无稽之谈。你是否还记得Gates&Co.所谈论的‘无纸办公’?或者该公司于1998年在Davos的全球经济论坛上所作的预言,“2000年将是报纸和杂志出版商的末日”。然而,这种事却没有发生,正如我们每天所见的那样,更多的报纸进入我们的信箱,惟一变化的是报纸的生产方式及报纸的内容。

在1995年和2000年两次的DRUPA展会上,自诩权威的人避而不谈混乱的观念,却沉溺于“无纸社会”的假想中。这些幻想家满嘴的“彩色短版活”、“PDF”、“色彩管理”、“电子商务”和“BtoB”。他们坚信,到2000年,至少有50%的印刷品的成本要低于用工业印机印刷的成本。由于数码化是一种时尚,商业成交量都是以10亿美元为单位来表达的。由于有了当时所宣传的商业概念,现在即使赚到几千美元都会感到很高兴。这就是曼罗兰公司试图适应的世界。我们是否应该遵循Thurn and Taxis的做法呢?我认为不!

毕竟UPS和DH L是通过重复最初的马车邮件和Pon y快件的做法而获得极大利润的,邮政在某个时期是国家垄断的领域。仔细检查表明,如果给予恰当的商务政策,传统产品的提供者也能提供非常好的活件,这类产品的市场潜力,其中包括印刷机,远未到消亡的时刻。首先我要引用一些数字,因这些数字能有效体现媒体工业的意义。

1.通讯市场 媒体市场的可靠观察者所提供的情况表明,通讯市场以8%的年增长率发展,这意味这个市场预计每年的价值为7000亿—8000亿欧元,并在10年的时间翻一翻。而印刷媒体将占据这个市场60%的份额,因为它将为全球40多万印刷厂提供机器。

2.印刷品市场 首先说它不好的地方,那就是它的增长速度只及通讯的一半。再说它好的地方,即虽然前景不明,但印刷品在未来的10年,仍会在通讯产品中起非常重要的作用。这表明,虽然快速增长的时期已经过去,但随着越来越多的电子元件的使用,仍有更大的附加值的潜力可供挖掘。

去年6月份在里约热内卢举办了世界报业大会。下面是广域网的年度报告中的重要声明:

·1999年,在48个被调查的国家中,25个国家的报纸发行量有所增加(但德国地区性报纸的发行量却有所下降)。

·1999年报纸文章版数,在被调查的国家中,63%的有所增加。

·在西欧,1999年回报读者人数增加了1.1%,达到62.1%。

但是同时:

·虽然广告收入增加,但报纸在广告市场的份额却有所下降(注意:

电子媒介的代理活动,报纸发行的动态———保守的行为,灵活性/惰性)

3.社会的不平衡 种种迹象表明,社会的不平衡都会在媒介方面有所反应,中产阶层在不断缩小,富有阶层更加有钱,低收入的人群则在不断扩大。对媒体,这意味为有钱人提供短版的顶级产品,为穷人提供批量过得去的产品,社会的不平衡,对印刷制造商有直接影响,首先让我们注意一下印数快速下降的现象。给消费者的印刷成品越精细,所花的精力越多,这就意味必须把过去的长版活分解成几个短版活,使得印刷质量更精致。下面是将长版活分解成短版活的理由:其一,不同地区版本的数量在增加,目标人群更细化。其二,后勤方面,现在是把数据通过网络传至各地区,再由各地区自行印刷,这种方法的直接后果是,准备时间更短,开机浪费更少。

4.优化整个生产过程 通过传统的工程措施,这些要求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得到满足,而且这些措施在经济上也是可行的。因此,把重点放在印刷机效率方面的做法,能使印刷机更加适应短版活,这仅仅是部分解决办法。正如我们所知道的,印刷只是生产链中的一个环节,我们还要考虑生产印版的复杂程序,其次再考虑印后加工程序。通过研究优化整个生产过程的可能性,而不仅仅只考虑印刷机,如此我们才能与市场更贴近。只要一个事实就能证明上述说法准确无疑,即越来越多曾经停止印前和印后工作的客户,并弃之不用,现在却纷纷重操故业。

对这一现象的分析表明,这不过是长版活持续下降的结果,用户从商家想得到的是全程服务,而不是由几个公司分别来提供这种服务。他们要求的不仅是某个公司的全程服务,而且希望在最短的时间里得到。说白了就是,生产厂家要求供应商提供的是高度全面的系统,即印前、印刷和印后应在一个系统。数字带给我们的不是对我们核心产业的威胁,而是一种使之具有价值的机会。任何厂家如果能够使这个复杂的系统从技术上为用户所使用,并保证为他们获得利润的话,那么他们所使用的数码化就有可能保证传统印刷形式成为一种持续的业务。

5.长期行业的价格战 让我们看一看其他的印品,如我们每天收到的大量报纸、增刊、广告传单。这类具有多版数的印品,主要是卷筒胶印的产品或由报纸出版商印制而成,要求印刷机可能为利润只使用几小时而已。这类印刷厂要求高产量、全自动、生产规划及管理系统化,最好的印刷质量只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事。他们为每个活件而争战,但他们的手段只有一个,即价格和发货时间,竞价可竞到每分钱(注意:仅一年的合同为例,每年最少也能降低6%)。印刷厂通过自动化及使用大开本的印刷机而具有产量优势,那就意味另一轮的价格下降,因此厂家所得到的活件和更大的市场份额只是短期的。而印刷机生产厂家通过工程所提供的优化也到了尽头。卷筒纸每秒15米的印速难再提高,自动化已是生产的一部分,单调的墨辊的清洗已由自动系统所代替,对人的要求已降到最低点,启动系统几乎不需要人的参与。所有这些,已使印刷贸易商成为印刷厂家。因此,可预见的趋势是,停止优化单个系统,取而代之的是优化整个生产系统。

声明:

本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大家共同分享学习,如作者认为涉及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立即删除。